Ken.D - 散兵游勇

仓库。厌烦了审查制度,2017年10月起不再更新。
推特:www.twitter.com/KenDouglus
汤不热:https://ken-douglus.tumblr.com/archive
微博:weibo.com/waitpasteldenata
-
APH中心。主:米英|北米英亲情线|国人组|露普|特区组偏爱。
米攻领|腐向CP攻受固定。帅米&漂亮英爱好者。喜:逻辑自洽向|本家衍生向|亲情温情向。
雷区:米shou,日shou。不喜西shou。
-
- 攻受固定(说两遍)。同好不如同雷。
- 别踩雷,别抬扛;自由交流,不必交际。

[Since 2016.7.22]

—— 【米英】七月四日

※ 国设。|独立纪念日相关的几则短打合集。

※ 字数1,800+ 

= = = 

1. 非魔法

「额头好像还有点热。」

「……你要是把那个吃了一半的汉堡放在我额头上,现在就立刻将你赶出去。」

「那种虚弱的语气没有震慑力哦!再说这里可是我家,你还躺在我的床上呢。」

「……哼。」

「想喝点什么吗,红茶?」

「才不需要美国人冲的粗糙红茶……喂,别把手放上来啦,我出了好多汗。」

「我又不在意。」

「喂……靠那么近就不觉得热吗。」

「快好起来吧。」

「……呜。」

落在额头上的亲吻和一个有力的拥抱,似乎比什么小精灵的魔法都来得有效。

2. 小世界

「我的主人?当然是我的骄傲了。他在大草原上诞生,天生有着如惊人的怪力和野兽般的直觉。在东部的海港茁壮成长,野心勃勃地一路向西——我亲眼看着他蹒跚走过印第安纳山,穿过内华达沙漠——他是那样地坚韧,再艰辛也从不抱怨。」

「讨厌送信的工作?怎么可能。可不是所有白头海雕都能像我这样在北美洲之间飞翔,飞跃大西洋传递信件的。当然了,人类的科技越来越厉害,我现在比以前闲太多了。」

「有没有烦恼?嗯,偶尔吧。被他这样的‘存在’影响,我的寿命和变化实在太漫长。从成熟期至今几乎没怎么变,隔几年就经历一次发情期,虽然借着这股猛劲留下不少基因优秀的后代——喂别笑——但它们都只会比我先死。我们这些猛禽也逃不过的生命本质,倒没什么难过的。」

「寂寞?怎么可能,你不知道主人家有多少好玩的东西,还能跟鲸鱼跟外星人聊天。」

「关于他的秘密?那真是太多了,我不能说。我未必完全理解他的语言和举动,但那些盘算和野心终究是他存在于这世界的使命。也因此,他才更加需要那位。」

「从我成为他的信使开始,他的眼里就一直装着那位的身影了。你见过那样的眼神吗?跟头顶这片蓝天一样的眼睛,在看到那位时,像能迸出星星似的。」

「有那位陪在他身边,他会依旧充满好奇心,他的意志能更坚定。他仍会像几百年前那般跨越山峰和海洋,会前往更遥远的太空探索。」

「我的愿望?还用说吗。当然是那位能够一直陪着他啦。只有他能长久地陪着他走下去。」

「你问那位的名字?」

「英格兰,寂寞又美丽的英格兰。」

3. 内外有别

「喂小少爷,你吐血就吐血,别溅到哥哥我的衬衫上嘛。太恶……心……呃噗!美国!还有加拿大!干嘛突然撞过来!考虑过被你们这种块头一顿猛击的后果吗?!」

「骨骼这么脆弱要多补钙哦!」

「抱歉法国先生,没注意到你站在那边呢。」

「美国那臭小子就算了,从加拿大嘴里听到这番话简直让人心灵严重受创……你们北美洲到底什么意思,眼镜都是白戴的吗?!」

「英国先生,你还好吗?我给你带了水和一些口味清爽的小吃。」

「谢谢你,又让你担心了,加拿大……」

「好好补充下能量,别又变得更瘦弱啦。」

「美国你这家伙……呃噗。」

「小少爷你竟然连哥哥亲手制作的精美点心都不放过,吐血也注重一下场合好吗?!」

噗滋,噗滋。

「住手!你们两个北美怪咖别往甜点上挤辣椒酱和番茄酱!」

「虽然很同情英格特拉的身体状况,不过那么拙劣的打掩护技术是你们英语国家的特色吗。完全是在糟蹋法国的美食。」

「不要乱说话哦,葡萄牙先生。」

「对啊,我们五眼联盟打掩护才不拙劣呢!对吧,纽兹。」

「奥兹你别抱过来,热死了。」

正被吵吵闹闹的四位青年包围着的英国边朝他点头致意,边用手帕擦拭嘴角的血迹。葡萄牙青年笑着摇摇头。看来他今年状况还可以嘛。

「你们这些家伙……」同样将在七月迎来重大纪念日的爱的国度一脸苦情,「哥哥我宽宏大量,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4. 烟火

「这人数真是吓人……虽然各国的庆典大同小异,但怎么你家的烟火晚会总是比其他国家来得更吵闹呢。」

「嗯?热闹多好。看,大家都在笑。」

「……是啊。」

「你又在胡思乱想了吧。」

「才没有,只是……有点感慨。」

「感慨?」

「……不知不觉地,我也看过好多场美国独立纪念日的烟火了。」

「哈哈,时间并不会停下来嘛。这样不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

「啊,接下来这个烟火秀要认真看!最后一幕会变成星条旗的形状哦!」

「你干嘛剧透……嗯……喂…我嘴里、还有血腥味……」

「我才不介意。」

「别这样,你的国民会看到……嗯。」

「就让大家看嘛,早就不是秘密了。」

「……简直厚脸皮。」

「对。」

美国青年略略俯下身,认真地吻他身旁那位身体虚弱却坚持越过大西洋到来的英国青年。

广场周围人潮涌动,烟火此起彼伏地绽放,蓝、红、白的星火在夜空中交相辉映,光芒闪烁着覆盖住他们全身。

远处的音乐声响如潮水般缓缓地从他们身旁淌过,像那走过他们身上的时光一般,不急不缓。

他的亲吻缓慢又深情。那是受国民传递和感染的热情,是他追求自由的信心鉴证,是追溯根源的执着,是几百年来绵延的眷恋。

「看,这下没有血腥味了吧。」

「笨蛋……」

「嘿嘿。」

「……独立纪念日快乐,美利坚合众国。」

-Fin-

- - -

后记: 


- 宠物寿命的说法来源于本家的「时间轴」设定,经常围绕在国家身边的宠物生命也会顺应延长,因此更长久地陪伴着他们。

- 作为米攻厨(……)时不时会脑补白头海雕和米的关系。

= =

事实上今年的米诞贺文是这篇 (R-15) ↓:

【米英】硬着陆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10488a07

- - -

【本博完整目录|索引】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d76bbdf


评论(14)
热度(381)
返回顶部
©Ken.D - 散兵游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