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D - 散兵游勇

仓库。厌烦了审查制度,2017年10月起不再更新。
推特:www.twitter.com/KenDouglus
汤不热:https://ken-douglus.tumblr.com/archive
微博:weibo.com/waitpasteldenata
-
APH中心。主:米英|北米英亲情线|国人组|露普|特区组偏爱。
米攻领|腐向CP攻受固定。帅米&漂亮英爱好者。喜:逻辑自洽向|本家衍生向|亲情温情向。
雷区:米shou,日shou。不喜西shou。
-
- 攻受固定(说两遍)。同好不如同雷。
- 别踩雷,别抬扛;自由交流,不必交际。

[Since 2016.7.22]

—— 【米英】那方 [1-2]

※  这是个构思了很长时间、一直很想讲述的只属于他们的故事。

※  米英中心|全员向。

※  涉及少量独伊、典芬、普相关,以及不同角色的相处模式。

※  全文26章,115,000字,已完结。


= = = =  =

= = = = = = = = = =

那方

 

 

——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 不是深渊,不是绝境,不是遥不可及的日和月。

 

 

「它将我们带至那方   我们所属之地

远离我们所知的世界

在那方    有明净的风吹拂」

 

 

—— 是你和我能一起到达的地方。

 

 

1.

亚瑟.柯克兰是在一阵颠簸和头部疼痛带来的冲击中醒来的。

 

开大巴那位后脑勺扎满小辫的古巴籍大叔,驾驶风格简直和他的服饰风格一样浮夸飘逸。英国人就这样毫无预警地在睡梦中直接从座位上弹起,额角撞上前座,发出一声闷响。

古巴大叔听到动静,在倒后镜中看了眼身后正因为痛楚而眼角泛泪的乘客,看似好心地减缓车速:「小哥,你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会撞到头啊!」

英国人拭掉眼角那窘迫的泪珠,又蹙起那对显眼的眉毛:「我说大叔……并不是差点。我是真的撞到头了。」他伸手揉着胀痛的额头。

 

他这一路上都睡得昏昏沉沉的,连周围的风景都没怎么细看。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颠簸,他说不定还会继续昏睡下去。

更糟糕的是,除了收获额头的疼痛之外,他发现自己一直紧紧握在手中的手机,此刻已经不见踪影。

「糟了!」英国人立即从座位上跳起来,快速在身上摸索起来。他一向很有警觉心,手机被偷这种事情此前从未碰到过。

一番搜索后他脸上写满失望。此刻唯一庆幸的,只有他那略显单薄的钱包,因为在上大巴前被谨慎地放进上衣内侧的口袋里而安然无恙。

总之他的手机不见了。联系人的电话、目的地的详细信息都存在手机里,身上没有其他联网设备,而在这地方也没有认识的人。这现状让他又生气又无奈:「司机,我要在下一站下车。」

古巴司机大笑:「你不下也得下,下一站就是终点站了!」

 

亚瑟拿着随身的背包从大巴下来时,额头上的红肿依然没有退去。炎热的天气和丢失手机的意外,都让他觉得疲累。

古巴司机倒是豪爽,帮他把寄存在大巴车厢的行李搬下来,朝他点个头便踩足油门扬长而去。豪爽得连留给亚瑟求助的空档都没有。

 

烈日炎炎下,路上没有其他车辆,也没有人影,只有几只野猫突然从路边的草丛窜出,又迅速钻到另一处草丛里。

英国青年单薄的身影就那样孤零零地立在终点站的站牌旁边。

这车站简陋得连个遮阳的棚子都没有。站牌上倒有张被日晒雨淋得难以辨识的地图,上面简略地标注了城镇的方向,零星地还用星号标出大学和镇医院的位置,但地图上的污渍让比例尺无从确认。

 

他身上背着包,双手推着沉重的行李,勉强按着记忆中的地图指示方向走了十分钟,才来到一个较为显眼的岔口。

潮湿炎热的天气和沉重的行李让他的汗水浸透了薄荷绿的半袖上衣,也让他戴起来挡住部分阳光的兜帽更加沉重。

他觉得这一切都糟透了,整个人又狼狈又窘迫,连开口诅咒人的力气都丧失了。

仔细打量那岔口上的路标,也只用箭头简略地指出城镇的方位。亚瑟估计距离目的地也许还要走上几公里。

尽管在来之前已经事先联系过房东,但他比预订时间提前半天到达,他的房东不可能出现。况且在步行过程中他就已经发现,这座城镇的郊区荒凉到可怕,他完全不指望有谁能在此时从天而降,朝他伸出援手。

他热得头皮发麻,拿仅存的一瓶矿泉水清洗手帕,用力擦掉脸上的汗水后,他很不舒服地眯着眼睛,然后疲倦地在路牌旁边蹲了下来。

 

「嘿!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英国人惊讶地抬起头,一抹蓝色的身影突然闯进他的视野。他一向自恃警觉,却完全没注意到有人接近的脚步声。

一位身穿蓝色T恤的金发青年正俯身看他。他高大健壮,刘海分界的地方有一束逆着重力翘起的前发,蓝色双眼在眼镜片遮挡下仍旧神采奕奕。

那眼睛的光芒像天空的颜色——很奇妙地,带着些熟悉的感觉。

亚瑟一时愣住,说不出话来。

「哇哦,好夸张的眉毛!」金发青年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他在亚瑟想开口辩驳之前指着他身旁的硕大行李箱,「看来你确实需要帮忙。」

 

亚瑟.柯克兰惴惴不安地跟在那个蓝色的背影身后。

他们只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对方爽快地告诉他自己就住在他的目的地附近,而且可以帮忙把行李送到那里。

他从那人的大嗓门和口音判断出对方是个美国人,是附近的住户,很年轻,估计和自己差不多年纪。除此以外的情报暂时不知。

他那庞大沉重的行李就这样被青年扛在身上,这让亚瑟多少有点担心,如果现在那个力气如牛的青年就这样带着他的行李跑掉,他也未必追得上。真发生那种事情的话就惨了,他已经开始想象起自己露宿街头的悲惨模样。

他兀自走神,走在前面的青年调整了下扛行李箱的动作,然后侧过身瞄了眼亚瑟:「你的表情可真有意思啊」。

「哈?」亚瑟一楞。

对方接着说:「放心啦,我不是什么小偷,会安全把你的行李送到的。」

不善意的揣测被对方看穿,这让亚瑟感到窘迫,他的脸慢慢地涨红了,过了好几秒才憋出一句:「我……对、对不起啊。」

青年回答得很随意:「哦,别在意。你是刚来的嘛,警惕些没坏处。」听上去完全没有计较的意思,这份豁达让亚瑟松了口气。

这人不坏。看来自己的运气还不算差到极点。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上宽敞的林荫大道。眼前终于开始显现城镇的光景,亚瑟心中总算欣慰下来。

阳光穿过树叶在路上投下斑驳的影子,照在美国人浓金色的头发上,显出耀眼的光芒,搭着他那健壮的臂膀和后背,那景象算是颇好看的。

亚瑟平复着疲惫的呼吸,看到美国人扛着行李依然健步如飞的模样,心里忍不住忿忿然。

这是什么世界啊,真不公平。

「从这边拐弯到右边,最先看到的小区就是目的地了。」美国人似乎没留意他的视线,只是放缓脚步,侧过头朝他一笑:「很快就到。」那笑容里的抚慰让亚瑟振作了些,

英国人立即往前加快脚步,很快和美国人并肩,对方友好地笑笑。然后他们见到一条分岔道,向右拐,离开林荫大道。

 

视线里是一片明晃晃。

 

亚瑟眯起眼睛,看向面前这片面积不算宽阔、却整齐干净的社区。严格来说也不算社区,是有着围墙的小型公寓。

他设想中的新家显然不是什么高级公寓,不过面前这些淡黄色的建筑外墙和浅绿色门栏,倒是颇可爱。想到今后就会在这里常驻,他的心情瞬间轻快不少。

美国人看着他的表情变化,笑了:「这里很不错吧?」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英国人脸上。

亚瑟并不太习惯被人这样直视和询问,他别扭地低下头:「是……很不错。」

 

「这里的房东蛮有趣的,就是有点老气横秋。」美国人熟门熟路地推开没有上锁的门栏,扛着不属于自己的行李往里面走去,「那么,你住在几楼?」

「抱歉,我还没拿到住处的钥匙……需要先联络一下房东。」亚瑟心虚地回答。「嗯,那你先打电话给他吧。估计你还需要我帮你扛一程吧?」虽然是疑问句,但青年却用了肯定句的语气。

这让亚瑟更加窘迫了,他小声说:「我、我的手机挤丢了……也不记得房东的电话号码。」他一路上忐忑,几乎没跟对方沟通过这方面的信息。

「那可真够惨的,」青年倒是没什么不快的语气,他终于把肩上那几十公斤重的行李放在地上,伸手在T恤衫上摁掉汗渍,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在通讯录翻找一通后递给亚瑟:「用我的手机打吧。嗯……你的名字?」他饶有兴致地继续打量着英国人。

「柯克兰,亚瑟.柯克兰。」对于初次会面的人,亚瑟还是很保留地先介绍了自己的姓氏。

和亚瑟的拘谨不同,美国人很是豁达大方,他笑着报上自己的名字:「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然后又补充,「直接叫我阿尔弗雷德吧!大家都这样喊。」

又是那种奇妙的、带点熟悉的语气。

亚瑟迟疑地点了点头。

 

电话拨出只响了两声,对面就传来稳重的男性嗓音:「请问特地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呢,阿尔弗雷德君?」

东方人的口音、礼节和问话让亚瑟有些慌张:「不、呃……房东先生,我是亚瑟.柯克兰,预定今天到达的房客。」

「啊,看来您已经顺利到达了,」对方的回应反倒很镇定,也不询问细节,「我现在就下楼与你们会合。」

他们的短暂通话便结束了。亚瑟不解地看向阿尔弗雷德,对方只是耸耸肩,一脸「房东就是这种人」的表情。

 

没过多久,就见一名身形偏矮的黑发东方人出现在公寓门口,并朝他们走来。对方身穿一身深蓝色和服,手上拿着一串显眼的钥匙,脸上神情平静温和。

东方人先向阿尔弗雷德点头致意,然后转向亚瑟,弯腰鞠躬:「让您久等了,柯克兰先生。我是这座公寓的管理人,本田菊。如您所见,我是日本人,希望您能习惯。」

日本人的过分礼貌让亚瑟不太适应,他连忙摆手:「我才应该道歉。因为不小心丢了手机,所以只好借助他……阿尔弗雷德的手机给房东先生你打电话。」被点到名的美国人举起手得意地指指自己,亚瑟忍不住朝他翻了个白眼,对方显然并不介意。

看着前面两人的神情,本田低声笑了。他从那大串钥匙里解下一把递给亚瑟:「那么,这就是您的钥匙了,房号是203,就在二楼,可以搭乘电梯,也可以从旁边的消防楼梯走上去。」他的嗓音依旧沉稳深厚,「顺便让您知悉,这位阿尔弗雷德.F.琼斯君是住在109号房的住户。」

亚瑟惊讶地睁大翡翠绿的眼睛,阿尔弗雷德似乎早就预想到亚瑟的反应,他终于大笑出声:「哈哈,你的表情和反应真是太有趣了!」

「并不至于让你笑成这样。」本田无奈地朝亚瑟摇摇头。

面前两人那种形成强烈反差的神态让亚瑟哭笑不得,又有些羞愧,他不自然地红了脸。

本田倒是很会察言观色,他小心地转移话题:「真是不凑巧,您正好遇上这个季节最热的几天。一路找来想必很辛苦吧。」

亚瑟无奈地点头:「嗯……有点。」他心里颇为感激阿尔弗雷德的帮忙,如果对方现在不是笑得一脸得意的话,他大概会更坦率地表达谢意。

日本人继续介绍:「这座小镇的气候向来很不错。因为就靠近海边,即便到了冬天也不算太冷。」

亚瑟有些惊讶:「我来的时候没有看见海……」

阿尔弗雷德凑过来插话:「不会吧?挺宽广的一片海滩,一般公车的路线会经过的。」

亚瑟扭过头,嘟囔了句:「我不小心在车上睡着了。」

「所以才丢了手机啊。」阿尔弗雷德毫不避讳地揭英国人的短,但语气并无恶意。他朝英国人又走近些,上臂几乎能贴住他肩膀的距离:「那片海很美,你应该去看看的。」

他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蓝色的眼睛透过镜片安静地停留在亚瑟的脸上。

 

又是那种熟悉的、怀念的语气。

亚瑟终于忍不住问:「我们……真的是刚认识吗?」

「当然不是。」美国人飞快地回答。

亚瑟一愣,他本想说我就觉得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你,却见阿尔弗雷德带些狡黠地扬起嘴角:「别看本田那种老爷爷似的节奏,他的直觉很敏锐的。是他告诉我新来的住户说不定会迷路,让放假在家的我提前出门去找你。对了,他还把你的照片给了我呢。」阿尔弗雷德特地把钱包拿出来,从里面翻出一张约1寸半的证件照片。

英国人看着自己那张表情木讷的标准证件照,终于恼羞地提高了嗓音:「这根本是随意挖掘别人的隐私!」

「严格来说也不算,毕竟阿尔弗雷德君也兼职这栋公寓的保安工作。他有权利了解住户的资料。」本田及时地解释,意图扑灭亚瑟的火气。

亚瑟勉强接受了本田的说辞,把头转向美国人,语气难免酸溜溜的:「所以你其实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

「你那对眉毛实在太好认了。」对方耸耸肩。

「……」亚瑟无言以对。

阿尔弗雷德笑得一脸爽朗,他摸着下巴:「不要那么在意嘛,往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提早熟悉彼此的性格不是正好吗?」

「他说得有道理。作为管理人,我希望大家都和睦相处。」日本人也抬起手托着下巴,点头。

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一种欺负新来住户的新型手段吗!亚瑟不便当面发作,只能在内心呐喊。

阿尔弗雷德的吵闹和不拘小节,还有本田那种看似礼貌稳重、实则放任和事不关己的态度,都让亚瑟觉得几乎算得上荒唐。

他目前唯一能判断得出的,就是这些人都不坏。此刻的无奈跟自己一小时前的悲惨遭遇比较,也算是脱出苦海了。

他扶着额头,只觉得太阳穴隐隐地胀痛。

 

阿尔弗雷德帮他把行李送上房间后,似乎也看出他的疲累,也就不再捉弄他,直接道别。不久后,本田从楼下给他带来些果腹的牛奶和面包,告诉他水电气的使用方式后,也就告辞。

终于能够彻底安静地独处了。

亚瑟关上203号房间的门,把行李箱暂时放置在只摆放着简单大型家具的客厅。他把洗漱用品翻找出来,飞快地在浴室里冲澡洗漱。

他的胃空得发疼,看着桌上的食物却又没有任何食欲。摸进厨房拧开水龙头,喝下半杯水后,他拖着脚步走进卧室。

打开柜子,把枕头和被单随意地铺在床铺上,他直接把自己甩到床铺上。尽管他的身材纤细,但那床架还是发出了「嘎吱」的声响。

 

亚瑟只觉得又累又困,已经丝毫顾不上那声响是否有打扰到其他人。

眼皮沉重得如同灌了铅,眼前是一片浓郁得近乎粘稠的深蓝色,像是夜空下的海洋。

空气流淌没有声响,四周的静谧像潮水几乎将他淹没。又冰冷,又难过。

 

他蜷缩在床上,用被单紧紧地包裹住自己。

 

 

2.

 

以为来到小镇第一天的经历已经足够荒唐的自己,果然还是太天真。

亚瑟.柯克兰站在警察局大门前,面对眼前两位用彩色的礼花和纸屑撒了他满头满身的「亲切」同事,他一脸尴尬,默默无语。

他的新工作、准确来说,他离开警校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这座小镇的警察。

为了给同事留下良好的印象,亚瑟一大早就起床洗漱,做足准备。他在出门时遇到一大早就在门口散步的公寓管理人,对方很细心地为他画了张简易地图,亚瑟也因此得以顺利前来警局,把路上经过的标志性地点也顺便记下来。

让他意外的是这座小镇,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小镇。他特地提前一小时出门,但只徒步约20分钟就已到达新的工作地点。

他在门口观望片刻,整理仪表,露出优雅体面的微笑,才迈开大步走进警局。在靠近门口时他隐约听到有男女交谈的声音,正想微笑地与里面的人打招呼时,便迎来了彩色礼花和纸屑的热烈洗礼:「欢迎新同事亚瑟.柯克兰入职!」

亚瑟的脸上像覆盖上一层冰霜,心中再次陷入呐喊状态:这个小镇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新的工作地点和小镇的规格倒是相称。警局的门面不大,平铺的空间,几乎一眼就能望尽整个格局:服务前台、几张警员用的办公桌、一间队长办公室、一间审讯室和两间拘押室,暂时没看出更多的设置。

他那热闹的警员同事包括来自匈牙利的女性伊丽莎白.海德里薇,来自加拿大的馬修.威廉姆斯,还有这里唯一没有参与闹剧的瑞士人瓦修.茨温利——也是警局的负责人兼队长。

伊丽莎白简单为他介绍警局内部构造后,把属于亚瑟的制服递到他手上,又补充道:「我们还有夜班同事,一位德国警员路德维希,另一位土耳其警员萨迪克.阿德南。通常晚上离开前能见到他们。如果白天出现特殊紧急状况的话,也可以呼叫他们增援。」

亚瑟不禁一愣,这警局的人员构成倒是很多元化。瑞士队长看上去很严肃干练的模样,但其他人员多少给人一种震慑力不足的感觉,他忍不住追问:「什么叫特殊紧急状况?」

「就是出现我们调解不成的治安纠纷的时候。」马修边解答边给亚瑟递上一杯红茶,并伸手替他扫开身上的一些彩色纸屑。

亚瑟感激地对他笑笑,只觉得眼前这位加拿大人的温和让人很舒服,又有种奇妙的熟悉感。甚至和那个美国人——阿尔弗雷德.F.琼斯,有那么些相像。

但他此时有比这种熟悉感更在意的事:「我们的职责就是解决所有治安纠纷吧?」

伊丽莎白托着下巴打量着他:「所以说你还真是外来人,亚瑟。」飒爽的年轻女性直呼英国人的名字,「这个小镇的治安很好的。尤其是我们负责的这一区,人口不多,居民也都相处得很好。我们平常的工作,以管理交通和保护商铺的安全居多,很少出现大宗案件哦。」

亚瑟感觉自己早上起来就开始灌输的「给同事留下好印象,从今以后成为肩负重任的警员」的平凡愿望,似乎瞬间被击破。

他的神色萎靡起来:「我记得被警校分配到这里时,有提到过对警员的射击技巧有很高要求。我以为应该是侦缉科的职位。」他甚至还设想过刑事科的可能。

「我们警局没有侦缉科,但确实有配枪要求。45M1911A1自动手枪,还有柯尔特战斗指挥员手枪这两种。」瑞士人快速地介绍着,语气不怒自威,「但自从我调派到这座小镇以来,还一次都没开过。」他把配枪和手铐并排放在亚瑟面前的办公桌上。

 「还有就是,如果遇到特殊情况需要用枪,也要事先征求瓦修队长的同意,这是规定。遇到棘手状况的话,还是呼叫队长或者让同事来支援最好。」加拿大青年的笑脸温和如同春风,话语却让亚瑟陷入艰难的信息消化过程中。

比预想中更容易相处的同事,比预想中更安逸的工作,有着良好治安秩序的居住环境。亚瑟觉得自己的生活似乎一下子被削去诸多潜在的风险。

平凡和平静,该算是幸或不幸呢。

 

亚瑟在更衣室换上警员制服,浅蓝色制服上衣的肩部和腰部都正好,可惜那黑色的长筒裤腰身太宽,他不得不在皮带上临时再砸出一个扣孔来解决问题,再套上黑色的警靴。把对讲机和警章都别上后,他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默念几句「要适应,要适应」,强打起精神。

他走出门外,马修就站在门口等他。看着亚瑟的警员装扮,穿着相同制服的加拿大青年看起来很高兴:「这身制服也很适合您呢,亚瑟先生。」在得知亚瑟的年龄比自己还年长些后,加拿大同事就坚持这么称呼他。

马修.威廉姆斯是个亲和力很强的人,他的温柔和礼貌跟本田那种充满距离感的风格不同,那是一种让亚瑟莫名安心的气场。但作为同事,那种过分尊敬让他不太适应。倒是伊丽莎白很坦然地告诉他:「这是马修风格的礼貌,亚瑟你就坦然接受吧。我们共事那么久,他还一直喊我‘伊丽莎白小姐’呢。」

 

基本准备完毕后,瓦修为亚瑟简单介绍日常的工作内容。确实如他的同事们所说,主要是固定路线的巡逻,通常是上午驾驶警车,下午徒步,傍晚则处理文书工作为主,如有特殊情况则临时调配。瓦修略为抱歉地告诉他因为资源有限,新入职的警员并没有额外的培训课程。

亚瑟对这种状况已经开始产生免疫力了。他叹口气,无奈地接受现状。在简单翻阅过近期的单薄卷宗和基本人事档案后,他向瓦修申请外出熟悉路况,对方也很干脆地同意了。

他离开警局,沿着主干道一路走去。说是主干道,也不过是较为宽敞的双向车道柏油马路。倒是两边的商铺大都装潢精致,布局整齐。

他边走边记忆着那些店铺的招牌,在准备拐弯时,他的眼光落在拐角处那栋名为「Rendezvous(邂逅)」的咖啡屋上。这间咖啡屋占据三个店铺门面,白色为主色调的外观,搭配采光良好的成片落地窗户,点缀着不少常规绿化植物。屋内以咖啡色的木质家具为主,还配置着雅致的点心柜和酒柜,屋外则摆放着简约的露天茶座,不得不说是赏心悦目。偶尔有居民进出,更多的客人则停留在屋内各个角落,安静看书或低声交谈。

隔着落地窗,亚瑟也看得出这是小镇居民青睐的地方。不论是出于工作需要或私人的好奇心,他都认为有必要进去看看。

 

听见开门声响,正在整理点心柜的咖啡屋主人站直身子打招呼:「欢迎光临!唉呀……」视线对上身穿警员制服的亚瑟,有着金色半长卷发、下巴留着稀薄胡须的男人停顿了下,「这位警察小哥看起来有点面熟呢。」

这人说话的腔调让亚瑟不太自在,他犹豫地回答:「错觉吧。我最近才搬来这里工作。」

「嗯……不对,」店主人拍了拍围裙,交叉起双臂打量着亚瑟,几十秒后他突然提高音量,「啊!我想起来了,这对粗眉毛!你是亚瑟.柯克兰吧?」

「请问你是哪位?」对于面前这看似衣冠楚楚,但毫无顾忌地直呼自己全名的店主,亚瑟不悦地翻起白眼。

「就是这个翻白眼的神情,你根本一点没变!啊,你果然是那个臭屁得要命的英国小少爷!」店主用手掌拍着桌子,脸上的神情复杂,「我是弗朗西斯. 波诺弗瓦。以前跟你一个中学的,从法国老家转学过去时,可是在学校造成过轰动的红人哦!」看着亚瑟依旧一脸不屑的神情,法国人甩甩头发,圆滑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你不记得就算了。反正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加上我们也不同年级。」

尽管不想承认,不过眼前这人似乎有那么点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者该说,从亚瑟来到这座小镇开始遇到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给他这种熟悉感——程度的差别而已。

在经历过搬入新家的第一天,和适应新工作的这个上午后,他都在不停地给自己进行强大的心理建设,已经逐渐把这种「熟悉感」定义为这座小镇的居民风格了。

弗朗西斯给他递上了咖啡屋的餐单:「倒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竟然在这里遇到你,而且你还成了警员?可真是让人意外。」法国人用手掌捂住嘴笑起来,眼神近乎不怀好意。

亚瑟在餐单上勾选了红茶和柠檬塔,不理会他的调侃。他用手捏紧手上的笔,只觉得对方那笑脸非常地……欠揍。

「要知道中学时代你可是个标准的小混混。」弗朗西斯为这位首次光临的客人倒上红茶,转身去取点心。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亚瑟坐上柜台前的高脚凳,端起红茶喝了一口。茶氨酸带来舒缓的作用,他的神情稍稍舒展,但在察觉旁边有人靠近时又马上紧绷起来。

有着银发蓝眼的青年直接在他旁边坐下,笑眯眯地朝他打招呼:「新来的警察先生,你好!」

「你好。」又是这种看似没有恶意的自来熟类型,亚瑟不擅长应付这种人,他选择谨慎地回答。

「我是基尔伯特.贝尔什米特,我的弟弟和你是同事哦。你是叫亚瑟吧?」身材颇壮实的青年朝他又靠近些。

英国人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动了些,反问道:「你的弟弟?」

「路德维希!啊,不过他通常值夜班,你可能还没见过他。」基尔伯特边接过法国人递来的咖啡边回答。

亚瑟在从警局出来前大致翻阅过局里其他同事的基本档案,他随口问:「这么说你是德国人?」他回想着档案上那个金发蓝眼的肌肉大块头,心想这对兄弟长得还真不像。

「不完全是,我是东德出生的哦。」

那个已经被合并的国家么。亚瑟惊讶地看向银发青年。

对方咧着嘴角笑:「不过路德是纯正的德国人哦。」

「这样吗。」亚瑟对他人的家庭背景并不介意,语气也显得稍稍淡漠。倒是前东德人很积极地继续解释:「虽然原因有点复杂,不过我们是亲兄弟哦。」

亚瑟点点头,并不想过多地闲聊。正好弗朗西斯把他点的柠檬塔放到桌面上,他站起身来走向点心柜,绕回来后又在餐单上勾选了樱桃派、黑麦面包和巧克力可颂,以及一瓶苹果酱,然后告诉咖啡店主把这些都打包带走。

看见亚瑟起身要走,基尔伯特朝他喊道「工作加油啊,亚瑟!」又是个大嗓门的家伙。亚瑟无奈地朝他点头道别。等走出门再回头看时,发现基尔伯特已经开始和其他客人聊起来,神情很是开怀。

看来这里确实是小镇居民常来的歇脚点,也是能更快融入社区的地方。

亚瑟把警局附近的道路和商铺都转上一圈后,才提着点心盒慢悠悠地回到警局。

 

就如马修所说,警员的工作并不繁忙:巡逻,管理本就秩序良好的交通,应对居民和游客的咨询,还有一些文书工作,基本算得上清闲——甚至还有喝下午茶的清闲——简直可以说是亚瑟在警校上学时完全意想不到的安逸。

他甚至有些怀疑起自己,为什么事前没有对即将展开新生活的小镇和警局深入调查,还因此在外人面前暴露了自己的错误预期判断。啊,尽是些不成熟、有失脸面的事。

 

傍晚工作结束后他便换下制服,并在离开警局前遇到了他那位德国同事路德维希。肌肉发达的德国青年看上去严谨又严肃,他们简单地自我介绍和交谈。

那位德国人倒是很有警察的样子,无论是外形还是性格。

 

亚瑟慢慢地徒步回到公寓,一路心思复杂。总之,这就是今后要长期面对的人群和生活了。

他推开门栏,远远看到阿尔弗雷德手里提着超商的塑料袋,正站在楼梯口等人的样子。

他在走近对方的时候友好地点头,正准备走防火楼梯上楼,阿尔弗雷德开口喊住他:「喂喂,先别走啊!」

亚瑟觉得莫名其妙:「你在等我?」美国人点点头,伸手朝他比了个「一起上楼」的手势,直接走在亚瑟前面上楼。

亚瑟跟在后头,瞄着阿尔弗雷德手上的口袋,但没开口问。在走到203室门口时,英国青年终于忍不住开口:「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

美国人站定,转身,把手上的口袋直接递给亚瑟,「这个送给你!庆祝你搬进来的礼物。」他笑得一脸轻松。

亚瑟狐疑地接过那个超商购物袋,打开,是满满一口袋青苹果,目测有二十个。他觉得莫名地好笑:「谢谢你。不过这么多苹果,我要吃到什么时候啊……」他食量向来不大,也并不嗜吃水果。

阿尔弗雷德笑着从口袋里拿走一个青苹果,若无其事地咬起来,咀嚼时发出清脆的声响:「这家超商的水果很棒哦,说不定你会喜欢上呢。」

这个自作主张的美国人。亚瑟心里暗暗想,但也知道对方的行为出于友善:「你就为了这个特地在楼下等我?」

对方已经把手中的苹果消灭一半:「也不算特地吧。我刚从学校下课回来,在超商买完东西之后就没其他事了。」

「下课……你是大学生?」亚瑟不免好奇,他打量起阿尔弗雷德今天的装扮:黑色背心外面是薄的灰色帽衫,合身的迷彩裤,肩宽魁梧,肌肉饱满,说话依旧底气十足。他脖子上一直戴着的饰品像军队的士兵名牌。亚瑟之前还暗自揣测过对方会不会是服役中的年轻军人。

注意到他打量的视线,阿尔弗雷德并不介意,他大方介绍自己:「我可是航空航天专业的大学生哦!」笑起来时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至于这块‘狗牌’嘛,是因为我高中毕业后入伍一年,之后才考到这边的大学。」

「我……都没留意到这附近有大学。」

「就在小镇北边的郊区,跟你来的那条路不同方向。不过我们大学周围还挺荒芜的,有高墙围着,建筑构造也有点乱,很多人路过都不会注意到。」他语气揶揄,稳稳地把苹果核抛进旁边的垃圾桶内。

「你看上去倒是比实际年龄成熟些。」亚瑟这么评价道。

阿尔弗雷德耸耸肩膀:「谢谢。你正好相反嘛,说是23岁,但比实际年龄看着小。看照片还不觉得,但昨天见到你本人,还以为会跟你变成同学呢。」语气里带些调侃,却戳到亚瑟在意的点,他不快地蹙起眉毛:「我年纪可比你大不少,再怎么说都是正常完成学业和培训的警员。」

「也不过相差4岁而已。」对亚瑟的房客资料了如指掌的美国人不以为然,「不过你怎么会来这个小镇工作呢?调任警察并不多见。」

「我不是调任,是直接委派。」

 「这样啊……」阿尔弗雷德用手托着下巴,把亚瑟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我还是觉得,你这身板有点不太像警察。」

亚瑟想开口反驳,但对照阿尔弗雷德的体格,又回忆起对方帮自己扛行李时展现的力气,多少显得底气不足:「可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样有着奇特的怪力。」

「哈哈,我可没有跟你比较的意思。」阿尔弗雷德大笑起来,「我只是觉得,亚瑟你有点太瘦了。该多吃些东西的。」

阿尔弗雷德笑着喊他的名字,并且,语气莫名地温柔和关切。

同时意识到这两点,让亚瑟不禁害羞起来。他闪避着对方毫不避讳的视线,小声嘟囔:「总之……你可别小看我,我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怎么会!我可不会质疑瓦修的选人眼光。」

美国人这话说得亚瑟挺高兴,他眉毛舒展:「那么,作为警员,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对方的神情也欢快起来:「作为邻居,希望你在这里一切顺利。」他伸出手像是要去拍亚瑟的肩膀,但很快又放下,只是微笑着凝视英国人。

亚瑟感觉气氛略微奇妙,他抬眼去看美国人,突然就抬起手背挡住嘴巴,但仍然没忍住笑出声来,让难得安静下来的美国人一脸莫名。

亚瑟指指对方嘴角的小块苹果残渣,阿尔弗雷德条件反射地用手一蹭,那碎屑就掉了,然后他也笑:「谢啦。」

 「没事。」亚瑟摆摆手,心情明朗不少。美国人颇干脆地道别:「见面礼也送了,我该走了。」

亚瑟向他点头致谢,看着美国大学生走到楼梯口时突然又转过身来:「其实我早上就想来找你的,不过你好像一大早就出门了。」

「毕竟是新工作,当然要认真对待。」亚瑟如实回答。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送你青苹果吗?」

「呃……应季水果?」

阿尔弗雷德扬起嘴角:「因为颜色跟你的眼睛很像,很漂亮!」那声音回响在楼梯,然后他便大步地下楼,留下亚瑟拎着那袋「漂亮」的水果,愣在原地。

这算……什么意思啊。

小镇的新来客突然感到不知所措,他从口袋里找出钥匙,直奔属于自己的小空间,心想应该马上洗把脸,降一降脸颊上腾起的温度。

 

之后他便开始收拾房间,把凌乱的行李箱腾空,个人杂物和书籍归类,然后放置到各个柜子和抽屉里。接着把行李箱全扛到衣柜顶端收好后,再拿出总是跟随自己的马克杯和泰迪熊。

整个小公寓瞬间增添不少生活气息和舒适感。

周末再到附近采购一轮,增添些物件,一定会更加惬意。他想着,擦了擦额上的汗。

然后他摸到厨房倒了杯水,把下午茶后同事留下的巧克力可颂吃掉;然后又从阿尔弗雷德送给他的苹果里拿出一个,简单用水冲洗后直接送进口中。

爽脆的口感伴着青苹果特有的清香,确实让人心情很好。亚瑟手握着苹果慢慢啃咬着,眼神落在陷入夜色的窗外。

 

新的生活,新的工作,新的人际,这是崭新的环境。

他在洗漱后,一如第一天到来那般把自己紧紧包裹进被窝里。

「希望你在这里一切顺利。」他的耳边又回响着阿尔弗雷德的话语。那个美国人真是让人……没办法讨厌。

那蓝色的双眼认真地凝视着自己,即便隔着镜片也能感受到的真诚和温度。

亚瑟的意识有些模糊起来,他觉得自己仿佛曾在哪里感受过那样的视线,那样地熟悉。

就像是……澄清又宽阔的天空一样。

  

= = =

》》【米英】那方[3-4]

评论(19)
热度(323)
返回顶部
©Ken.D - 散兵游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