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D - 散兵游勇

仓库。厌烦了审查制度,2017年10月起不再更新。
推特:www.twitter.com/KenDouglus
汤不热:https://ken-douglus.tumblr.com/archive
微博:weibo.com/waitpasteldenata
-
APH中心。主:米英|北米英亲情线|国人组|露普|特区组偏爱。
米攻领|腐向CP攻受固定。帅米&漂亮英爱好者。喜:逻辑自洽向|本家衍生向|亲情温情向。
雷区:米shou,日shou。不喜西shou。
-
- 攻受固定(说两遍)。同好不如同雷。
- 别踩雷,别抬扛;自由交流,不必交际。

[Since 2016.7.22]

—— 【米英|英联邦】窃贼

※ 国设米英。

※ 字数 4,500+

= = = 


「总觉得好像弄丢了什么。」

 

英国人凝视着基本收拾好的行李箱,迟迟没有合上箱盖。

「嘻嘻,因为英国是丢三落四大王嘛。」

「就算认真检查,还是经常丢东西呢。」

「乱说话。」英国微笑着弹了弹薄荷飞飞兔的翅膀,围在他身旁的小精灵们吃吃地笑起来。

小花仙飞过来趴到英国青年的肩膀上:「为什么只带商务用的西装呢?你应该带几件便服,工作结束后就可以和美国出去玩呢。」

「又乱说话!」

「唉呀,英国在偷偷微笑呢。」

「明明就超期待的。」

英国脸一红,小声补充:「因为还能见到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他们啊。」他在衣柜前又徘徊几趟,终于还是把最近获得皇室成员好评的圆领牛津纺衬衫和粗呢马甲拿出来叠好,仔细放进行李箱,合上。

 

对比集齐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的正式会议,这次在纽约召开的「五眼联盟」情报会议明显轻松许多;与会的五国关系向来亲密,而且比起在军情战略室的屏幕上看到彼此的脸,这种场面大于紧迫性的会议并没多少压力。

会议上各国的情报部门代表进行简报后,几个国家凑到小桌前在更新协议上签字,之后的事交给负责的官员跟进,而他们则可以暂时解脱了。

澳大利亚打开会议室大门,伸了个懒腰,回头问:「美国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他说先去地下车库取车,让我们在大门口等。」这是美国在大步离开会议室前悄悄在他耳边说的话,英国努努嘴,如实转述。他尽力不去回想当时美国青年那温热鼻息留在耳边的、麻麻痒痒的感觉,还有难得压低的嗓音。

他们各自在更衣室换上休闲装扮,才一同走出建筑大门。抬眼就能看到阳光下蓝得扎眼的福特越野车正稳稳停在门口。

金发蓝眼的车主人按了两下喇叭,调下车窗朝他们喊:「上车吧!我可是饿到不行了。」

英国皱了皱眉:「美国,你的嗓门太大了。」

「哈哈。」美国不以为意地笑。他已经换下西装,身上是驼色的羊绒外套和休闲风衬衫以及厚围巾——在审美上毫无亮点,英国人心中评判起来——却也遮掩不住大男孩厚实的好体格。

加拿大拉开后座的车门上车,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先后跳上后座,自然而然地把副驾驶座留给了英国。

英国迟疑了一下才就位,扣好安全带后他转身问身后的三人:「你们这样坐不觉得挤吗?」

新西兰笑眯眯地回答:「因为那个座位是专属于英国哥哥的嘛。」英国一愣,正想开口反驳,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已经连声附和,反倒让英国语塞。

……说什么「专属」嘛。

英国人略别扭地伸手松了松圆领衬衫的纽扣,似乎听到身旁的美国低声笑了。

 

午餐是在加拿大推荐的美式牛扒屋进行的。在拥有两位粗犷肉食系青年和两位外表温顺实际食量可观的青年的情况下,餐桌自然被淋着浓郁酱汁的大份牛扒、烤猪肋骨、烤土豆、炸薯条和洋葱圈这些高热量炸弹占据。

英国看着餐单斟酌了许久才下决定。水果沙拉和小份吞拿鱼三明治被送上来的时候,坐在他右侧的加拿大叹口气:「英国先生,你吃得太少了。」他把面前的牛扒切下一块,刮掉多余的酱汁放进英国的餐盘里。

「啊,谢谢……」英国青年感激地笑笑,拿起叉子把牛肉放进嘴里,小口咀嚼起来。

这次的旅途和出差并不疲累,然而他总感到注意力不太容易集中。能见到面前几位关系亲密的青年他自然是很高兴的,但心中总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像是丢了什么,或者漏掉了什么……总之他的食欲不佳。加上他原本就对油腻的食物没有太高热情,而华盛顿的冷空气又加剧了这症状。

「我觉得你实在太瘦啦!应该摄入更多蛋白质。」坐在对面的澳洲青年早已挽高袖子,正把炸洋葱圈裹上酸奶油送进嘴里,另一只手敲了敲美国面前的餐桌,「美国,你我作为肌肉同盟,有责任教训下英国!不吃肉怎么长出强健体魄呢,看他都快被大风刮走了。」

英国翻了个白眼,心想我早就过了妄想拥有强健体魄的阶段了,别拿我跟你们比。

「澳兹,你的酱汁都溅过来了!」

「小声点嘛,纽兹。那你手伸过来,我帮你舔掉好了。」

新西兰伸手去拧粗犷青年黝黑的手臂,却没忘记接着之前的话题帮腔,「不过呢,美国先生确实该说说英国哥哥。」

「喂,这关美国什么事……」英国正要反驳,坐在他身旁被点名的超大国却笑着打断,他放下叉子:「这种冷天英国大概不想吃太油腻的食物吧?这个热汤给你。」说着把手边的豌豆浓汤往英国面前一推,又顺手摆上一把汤匙。

「哦哦,原来是这样!」澳大利亚大笑,显然并没多想。

倒是新西兰边啃着烤肋骨,边眯着眼睛看向美国:「美国先生挺细心的嘛。」

「这叫观察力哦。」

「简直难以想象这种词汇会从我那位……总是不乐意察言观色的兄弟嘴里说出来。」加拿大终于慢悠悠地开口。

「哦?那现在该对我又增加几分尊敬了吧?」美国的回击显然跟上了节奏。

「加拿大最近好强势哦!是受到上司的影响吗?」

看着面前几位青年就如过去那样热闹地拌起嘴来,英国心里觉得有趣又惬意,但还是伸出指节敲了敲桌面,佯装出严肃的语气:「你们稍微注意一下餐桌礼仪啊。」

在其他四人扬着嘴角的无声注视下,英国人不得不迅速投降:「……好吧,我不该在美式餐厅里说什么餐桌礼仪的。」他清清嗓子,舀起豌豆浓汤喝了一口,意外地温润可口。

他抬起眼睛正想跟美国道声谢,对方抢先开了口:「味道不错吧?」英国才发现美国正专心地看他,那双蓝色眼睛在镜片下闪亮亮的。

这让他原先想说的话梗在喉咙,最终只化成一个简单的「嗯」。

总之……真的是,有点奇怪。

 

午餐比预想中用时更久,等结束后美国把他们送回落脚的酒店,几人相互击掌之后便各自解散。

英国是动作最慢的一个,他刚把安全带解开打算下车,身后的人喊住他:「英国,你之后有什么安排吗?」

「……没什么特别的。」英国楞了楞。他确实没有特别安排,回国的航班订在第二天早上,在这之前的时间很宽松。

美国显然对这回复挺满意,他探身过来把英国人身上的安全带重新扣好:「那我带你去个地方。」有一瞬间美国的身躯近乎覆盖在英国上方,让后者瞬间动弹不得,直到那温度散去后他才模糊地应了声「好吧」。

 

汽车沿着纽约西区第二十三大道行驶,一路朝着开始西斜的阳光方向。日光给车窗镶上金色高光,同时也让身体变得温暖起来。

英国侧头去看身旁的美国青年,他正专注地看着前方道路,太阳的暖色调给他那副德克萨斯的边缘和线条分明的侧脸轮廓都镀上一层光。

英国青年于是把头扭回去,默不作声地看着前方。只觉得那种奇怪的心情又来了,仿佛……丢掉了什么似的。

 

到达「高线公园」大概是半小时之后的事。这比英国预料中的还近。

他虽然时常到美国出差,然而停留在华盛顿的时间更多,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纽约市区附近参观。

停好车后,他跟着美国走上最近的人行楼梯。连续几十个台阶以后,是视野开阔的花园和大片的绿色植物,还有三五成群前来散步游玩的市民。

这里是用旧的高架铁路重新改造而成的花园。从高线上眺望,能看到郁郁葱葱的花园,另一边则是川流不息的车流,静态和动态的对比竟显出一种奇异的平衡。

虽然还处在冬季,花园里却已摆上暖色调的雕塑,紫黄红橙的明亮色泽在开始变得温和的阳光下仍然晃眼,让人有身陷春天的错觉。

「公园最近刚刚换了季节主题,你喜欢植物吧?」美国扬着嘴角看向英国。

眼前的景致确实让人心情愉快,英国眉眼舒展,抿着嘴唇微微笑了:「这里真美。」

 

他们没有太多交谈,只是肩并肩沿着布置得仔细的水道往前直走。

美国的步速和步伐偏大,偶尔会超出英国一些,这时他会驻足片刻,扫一眼路边偶尔飞过的蝴蝶,等英国再迈步跟上后,他们又重新并肩。

他们穿过了一小片绿色的密林,阳光在绿叶间隙投下的斑驳影子让英国暗暗感叹,只觉得不像身处在城市中。

穿过小树林后,视野重新开阔起来。面前是被改造过的轨道,人们可以在上面自由穿行,信号灯闸仍然如常运作。踩上轨道一抬头,就能看到远处城墙上的大幅涂鸦。

英国的视线凝固在那城墙上——那幅巨大的《胜利之吻》相当扎眼,原本的古铜色调被浓烈的鲜亮彩色替代:从战争中凯旋归来的水手,在时代广场上搂过陌生护士的腰,闭着眼睛吻姑娘的唇,他们的胜利,他们的热情——确实不愧为世纪之吻。英国倒是没想到那张照片会在这种地方、用这样的方式重新演绎出来。

他并不是什么摄影爱好者,上一次看到这照片,仔细想来居然已是七十多年前的事了。英国有一瞬间的恍惚。

七十多年前啊。那时的炮弹声响、非洲土地上的尘土气味,沾了满身的柴油和血腥味,突然贴上脸的冰凉可乐罐瓶身,军粮K里那条巧克力的粘腻香甜,似乎都还能随时在眼前耳边身上回放。

「那幅涂鸦可是地标之一哦。倒是没想到你这么有兴趣。」美国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思绪,英国于是把视线收回一些:「稍微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事。」

「哈哈,以前的事啊。那够你想好久的。」美国宽厚的手掌稳稳地撑在铁质栏杆上,他仰起下巴看那幅画,「我已经不太刻意去想了。反正‘不要忘记’就够了。」青年侧过脸来朝英国笑。

天色已经比之前暗了不少,逆光的情况下英国看不太清那眼神里的色彩。

「是啊,不要忘记。」他低下头,喃喃地重复。

 

一阵冷风穿过树木和栏杆的间隙,完全突破了风衣和马甲的阻挡,让英国的身躯不自觉地抖动起来。怪异的是,这冷风中居然还夹杂着烤香肠和可可的香气。

英国回头看轨道另一侧,才发现傍晚的食物摊位已经陆续摆设起来,前来散步的游客三三两两在摊位前排起队。

这高线花园可真够热闹的。英国眯着眼睛看那些喧闹的欢乐的人群,没有说话。

「我去买点热饮吧。」美国刚往前走出两步,很快又退回来。他解下脖子上的围巾,直接搭在英国肩上,才又迈开大步跑出去。

看着那足以媲美橄榄球队四分卫似的跑步姿态和速度,英国忍不住笑了。不过此时冷空气的威力更显著,他吸了吸鼻子,不客气地捞起美国的围巾在脖子上缠了两圈。

瞬间温暖不少。

他重新看向不远处的灯光下,美国青年在几个摊位前走动着挑选热饮和食物,在等待过程中居然开始跟身旁的游客交谈起来,时不时开口大笑。

高大的美国青年肩膀宽阔,身躯挺直,他笑容爽朗,神态再从容不过。

那已经是、确实是、非常成熟的……国家姿态了。

英国突然鼻子发酸,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来。」

美国提着热饮和食物跑回来,第一时间把冒着热气和可可香的硬纸杯塞进英国手里。他的鼻尖有点红,呼吸在空气中蒸成一团白雾。

英国顿了顿,小声回答:「谢谢。」

美国点点头,正打算掀开黑咖啡的纸杯盖,突然就笑了出声。

英国人正小口地啜着热可可,觉得这笑声实在莫名,他好奇地抬眼望向对方。

灯光朦胧的夜风中,美国人伸出手拂过英国人的耳朵一侧,冷空气和温暖的指尖形成鲜明对比,让他忍不住抖了下。

「有片叶子。」

美国人轻轻弹掉那片叶子,又咧嘴笑起来,露出了整齐的牙齿。那线条分明的脸庞在暖色路灯的照射下,似乎比他们路过哈德逊河畔时看过的落日还要耀眼。

「……嗯。」英国人咕哝着声音当作道谢。

他低下头,把脸埋进围巾里,算不上高级的羊毛里散发着柠檬和薄荷的混合香气,像某个牌子的洗发水气味。

虽然是冬天,他却觉得这种冰凉的气息刚刚好……至少能让略微发烫的脸颊冷却一些。

 

英国人大概明白自己丢掉什么了。

美国,你这个窃贼。年长国家在心中暗暗咒骂起不为人知的话语。他的心跳快得仿佛即将飞出躯体。

 

 

- Fin -

 

== =

后记: 

1. 还没开始谈恋爱,心先被偷走了。

2. 「不要忘记」(Lest We Forget):美英和欧洲国家的「阵亡将士纪念日」(Veterans Day/ArmisticeDay)中常出现的悼念话语。

3. 五眼联盟(Five Eyes, 即FVEY):米、英、加、澳、纽这五个国家组成的情报联盟。初步联系可追溯到二战签订的《大西洋宪章》,在战后世界格局中作用举足轻重。执行起来其实蛮自私也算不上太光彩,曾有不少踩在法律边缘的传闻,大概可以归类为米英和英联邦的护短亲友圈(……)

4. 高线公园的远景&绚丽版的《胜利之吻》


 


= = = 

关联篇目

【米英】囚徒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eb93a07

【米英+加】Family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c417b6e

 【米英|英联邦】圣诞节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d66fc83

 【米英|英联邦】纽伦(NYLon)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e459c09

-
【本博完整目录|索引】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d76bbdf


评论(6)
热度(303)
返回顶部
©Ken.D - 散兵游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