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D - 散兵游勇

仓库。厌烦了审查制度,2017年10月起不再更新。
推特:www.twitter.com/KenDouglus
汤不热:https://ken-douglus.tumblr.com/archive
微博:weibo.com/waitpasteldenata
-
APH中心。主:米英|北米英亲情线|国人组|露普|特区组偏爱。
米攻领|腐向CP攻受固定。帅米&漂亮英爱好者。喜:逻辑自洽向|本家衍生向|亲情温情向。
雷区:米shou,日shou。不喜西shou。
-
- 攻受固定(说两遍)。同好不如同雷。
- 别踩雷,别抬扛;自由交流,不必交际。

[Since 2016.7.22]

—— 【米英】一场梦

※  短打,国设米英。


= = = 

好苦。


阿尔比恩岛屿的上空总是成片阴霾,森林终日被潮湿覆盖,河水混着泥沙,丛林里野草和浆果依旧奇形怪状——至少和上次见到时长得又不一样了。

他顺手采下一小把攥进怀里,赤裸的脚掌蹚过水洼,步伐匆匆。

身后不远处是几人的脚步穿过草丛的淅簌声响。

他急急忙忙地藏进那棵被蛀空的枯木躯壳里,警觉地用披风帽子罩住乱糟糟的头发。

等四周安静一些后,他睁着圆圆的绿色眼睛注视手里的浆果和颜色奇怪的草,咽了咽口水,然后整把塞进嘴里。

酸涩的汁水混着唾液滑下喉咙,苦得他皱起两道总被邻居嘲笑的粗眉毛。那液体渗进空荡荡的腹腔里换来一阵剧烈的绞痛。

太苦了。苦得他眼角挤出了眼泪。

那些人的脚步声突然近了。他们在枯木附近徘徊几趟,最终在树木构成的洞穴前站定,弯下腰。

阴影里他看不清他们的脸,只觉得那些声音仍是那般高傲又得意:「找到你了,英格兰。」

 

嘴角还沾着青草和浆果的脏污痕迹,孩童的眼泪怔怔落下。他只来得及惊恐地睁大眼睛。

 

……睁大眼睛——视线前方是一片昏暗。

他眼睛酸胀,费了不小的劲眨动眼睛,又深吸一口气。

房间里淡淡的玫瑰薰香混着身后清爽的柠檬气味,软绵绵的薄荷飞飞兔正趴在他枕头旁熟睡。

就和往常一样,他正躺在自己房间那古朴却舒适的大床上。距离清晨还有几个小时。

他这下才算又清醒了几分。

英国做了一场梦,一场不算太好的、曾经落泪的梦。

他伸手抹过眼角,竟然真带着几点温热。英国人忍不住自嘲般地扬起嘴角。

他以为自己早就不会做那样的梦了。

阴雨下的树林,饥肠辘辘地吞下判断不出毒性的植物,在看不到边界的土地上被兄长们追赶和欺凌。说白了不过是些早就翻过了几千上万页的历史。

病菌、瘟疫、战争,浸泡在血液和海水混合的腥臭味中,看相爱的人们刀剑相向、反目成仇,看不同的灵魂自以为幸运的出生和悲悯地死去……再多的事情都体验过了。

诸如饥饿和逃亡这种程度——不过是从未留下美好气息的童年回忆,又有什么可难过的。

他这么想着低下头,发现怀里的泰迪熊已经被挤压得有些变形。他于是动了动上身想伸展躯体,身后却探来一条壮实的手臂圈住他的整个肩膀。那片清爽柠檬香的来源还携着覆盖住他全身的温暖。

那必然是美国。

是的,美国今晚又在他这里留宿了。

「又」。

依旧是源于国际合作需要的例行会面,会议结束后超大国一如往常扯下领带,拎着行李钻进他的座驾主动担任司机,自然而然地和他共进晚餐、睡在同一张床上,习以为常地亲热然后睡熟。

这本该是个感觉不错、且理应换来安眠的夜晚,他却做了那样的梦境。

梦境真是难以捉摸。

英国人戳了戳压在他肩上的手臂,小声喊了声「美国」。手臂的主人没有反应,不像有醒来的迹象。

英国人叹了口气。大概是年纪的关系,美国的手臂压得他肩膀和胸腔都沉甸甸的。他想了想,终于还是放弃了挣扎。

年轻国家的呼吸均匀,体温总是比他高上一些,总有种生机勃发的感觉。在这被梦境惊醒的夜里还挺有抚慰作用的。

他搓了搓自己冰冷的指尖,心想,他们还真是不同。

他是强大、强壮、野心勃勃的年轻国家。他是坚强、坚韧、坚毅的古老国家。他们仿佛有许多共通点,诸如语言、共同的敌人、盎格鲁.撒克逊的骄傲,每一项细究起来却又百般不同。他们最大的共通点也许是都被周围冠以的「大国」名号,然而一个是现在式,一个是过去式——已经越来越少人用「大国」来形容他了。

所以,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和身后躺着的青年很不同。

比如,美国大概不会做那样的梦境吧。

这个眼里装着星辰宇宙、脑里构想着科技和武器开发的青年,他的梦境大概会更加天马行空,有全智能机器人和垂直升降的战斗机和循环回收的火箭,也许还有外星人——甚至还会笑着和它们分享高科技开发成的未来食品。

英国认真地琢磨着这画面,觉得有些好笑,又莫名地感到一阵安心。他小声吸了吸鼻子,抬手想把眼角仅剩的湿润擦掉,好重新入睡。

然后搭在他身上的手臂突然就动了。青年厚实的手掌缓慢地向下并准确地抓住英国人的手,然后一路牵引着慢慢抚上他左胸口的位置。

他正想开口问美国人的意图,那人的手掌却把他纤细的身躯用力往后挪了几寸,年轻国家的胸膛就此紧贴住他的后背。「咚、咚、咚」的节奏穿透他们的体腔,此起彼伏,又像融在一起。

「你看——我的心脏,你的心脏,都在跳。」年轻国家的声音就贴在他耳旁,还带着将醒未醒的迷糊。

年长国家一愣,脸颊朝枕头里埋进去一些:「……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美国人像是轻笑了一声:「都会好的。」

「……如果不会好呢。」英国人思考片刻,试探式地反问。

「嗯?」美国人确实是笑了,「那也还有我在啊。」

「没有人在问你这个……笨蛋。」英国人咕哝着回答。好不容易冷却的眼眶似乎又温热起来了。

 

「在‘有时真是拿你没办法’这方面,确实。」那个坦白承认的笨蛋这么说着,把来不及偷偷擦掉眼泪的多愁善感先生用力裹进了怀里。

 

-Fin-


= = =

后记:

总有些回忆是苦的。幸好已经成为回忆了。

 

本家最近的连载又出现了子英。

说子英在15世纪时看到意大利家华丽的花园和庭院,像初见世面,天真地说出「不能吃的植物为什么要花时间和心思栽培呢?」这种话。

联想到子英的童年基本都在森林草丛里吃野果喝泥水,想着怎么躲兄长邻居的弓箭吧。有毒的植物、填不饱肚子的植物,都靠自己一点点探索。

子英和若英总是有种孤苦伶仃感……尤其同个时期还有若典芬那样的存在,对比强烈。

-

经常感叹若米和若英的气质真是天差地别。

若米是那样意气风发又昂扬,而若英总是带着那种「很清楚自己无法被爱」的自虐感,似乎也导致成人后真的被爱,也很难察觉,或者察觉到就患得患失,嘴上逞强,心里想着怎么回避。 

长大后的英却比其他人都喜爱园艺,珍惜呵护植物,还在庄园大屋仔细打理出他心爱的小花园。

终究还是因为学会了爱,让人欢喜又难过的爱,才成为那样漂亮又多愁善感的青年。

爱和被爱可以拯救人。


= = =  

续篇:

【米英】后日谈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ff69e88

-

【本博完整目录|索引】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d76bbdf


评论(12)
热度(326)
返回顶部
©Ken.D - 散兵游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