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D - 散兵游勇

仓库。厌烦了审查制度,2017年10月起不再更新。
推特:www.twitter.com/KenDouglus
汤不热:https://ken-douglus.tumblr.com/archive
微博:weibo.com/waitpasteldenata
-
APH中心。主:米英|北米英亲情线|国人组|露普|特区组偏爱。
米攻领|腐向CP攻受固定。帅米&漂亮英爱好者。喜:逻辑自洽向|本家衍生向|亲情温情向。
雷区:米shou,日shou。不喜西shou。
-
- 攻受固定(说两遍)。同好不如同雷。
- 别踩雷,别抬扛;自由交流,不必交际。

[Since 2016.7.22]

—— 【米英】地心引力

※ 国设。应该算比较大块的甜饼。

※ 字数5,200+ 

= = = 

「就只买一个吗?」店员好奇地问他。

金发蓝眼的青年点点头,抓起撒满巧克力碎的甜甜圈咬下一大口,剩半个叼在嘴上,然后双手抱起两个巨大无比的超商口袋往外走。

从口袋空隙往里看,大致能判断出里面填满了各种食物和家居用品。

 

夏天已经到了。

波士顿属于典型的温带大陆气候,这个位于马塞诸塞州的近港口城市的风里总夹带着潮湿的海水咸味。

像波士顿这样早期开发的城市,市区的高楼大厦并不少,不过近港地带相应保留了更多历史建筑的原貌。通常是内部翻新过无数轮,供暖和供电设备在美国工人群体不甚高效的操作中替换掉好几代,而建筑外观仍然固执地保留着几百年前海风吹拂的模样,就像美国本身。

美国对自己这份固执有充分认识,并归因于英国的影响。而英国本人则不同,他对这种固执会显出一种更类似眷恋的情绪。

虽然英国既不把这情绪说出口、大概也不愿意承认,但美国仍然记得第一次带着年长国家重游这片不知该定义为熟悉还是陌生的故地时,英国人泛红的眼角和紧咬着的嘴唇,轻易地就暴露了那副总是假装冷静坚强的伪装。

这些街道和建筑里写满他们的历史,无人尘封,在港口的海浪声和季风带起的沙尘里翻过了一页又一页,又一页。

偶尔侧身或回头,就会看到某处景色熟悉得如同几百年前。

当然总体来说街道景象是难以保留的,也没法保留。要知道当年他还穿着发臭的皮靴牵着马落魄地在泥地里跋涉,那种体验跟弹力及防水性能一流的限量版篮球鞋踏在柏油马路上的感受可完全无法比拟。可以怀旧,但不必回头。美国漫不经心地想。

离船坞最近的地方突然迸发出一阵来自游客的欢呼声。

美国青年停下脚步朝声源望去,成群的海鸥自染上夕阳光芒的蓝天划过,鸟类翱翔的剪影无疑是人们钟爱的摄影素材。

青年眼镜下的蓝眼睛被阳光照成暖色调,他扬起嘴角笑笑,迈开大步踏上回去的路。

 

和纽约那面积宽广且自带巨型车库和泳池的别墅不同,美国在波士顿买下的这座房子算得上小巧。

他并不太常来波士顿,买下这栋小别墅与其说是为方便度假使用,不如说是一时兴起,冲动使然。

他用脚推开外围的矮门栏,发现那道前阵子刚刷上白漆的木门正虚掩着。就在他思考用球鞋开门留下的痕迹要怎么才能清楚干净的空档里,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

有着两道显眼粗眉毛的青年看着美国手臂抱着的两大袋收获,朝他露出满意的笑:「比我预想中的还多嘛……幸好是让你去买。」

美国心想你可真会利用我这一身怪力,没有脱鞋就大步踩进屋里:「你怎么不把门关上?」

英国似乎觉得这个问题相当多余,头也不回地往屋里走:「我估算着时间你该回来了。」

美国的神情瞬间明亮起来。他扔下手里抱着的两个大口袋,把走在前方的英国人捞过来,凑到他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然后也不松手,两人就那样依偎着站在走廊。

英国脸红了点,努努嘴:「你身上怎么有股巧克力的味道?」

「在路上买了个甜甜圈吃。」

「哦——那我是否该称赞大胃王如你,竟难得自律地只买了一个甜甜圈呢。」

美国耸耸肩回应这嘲讽,突然用劲地嗅了嗅空气:「怎么有股焦味?」

「糟了!」英国睁圆眼睛喊了一声,推开美国就朝厨房跑去。

猜也知道是什么情况。美国叹口气,重新抱起掉落在地的两个巨型购物袋,跟着年长国家的脚步往案发现场走去。

 

站在门口看那道纤瘦的背影,似乎自带着一种沮丧滤镜。

英国人端着小半盘刚从烤箱成功抢救下来的司康饼——大致算成功吧——只要不去计较表皮那些深色烧焦痕迹的话。

幸好焦味还不算太浓烈。美国走进厨房把手里的负重往餐桌上一扔,轻车熟路地推开窗户,又顺手打开室内通风设备。

英国还是没说话,美国也不问,径直打量着年长国家身上的围裙、烘培手套和家居拖鞋,眼神里是模糊不清的笑意。

英国终于被那道视线戳得不自在起来,他抬眼瞪着年轻国家:「你那是什么表情?」

「嗯?没什么。」

「看着别人料理失败还笑得出来。」英国嘟囔着放下那盘司康饼,眼神和语气里都有埋怨。

「我又不是在笑这个,」美国人伸手去捏英国人的脸,「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衣服换好了。」

「总不能穿着西装准备晚餐吧。」英国人别过脸,撇了撇嘴。

「你还打算亲手做晚餐啊。」

听得出美国语气里的嘲讽,英国人翻了个白眼:「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列出那么长的购物清单?」

「某种大型食物实验的材料……」美国话还没说完,就被英国一个手肘戳了过来,并捎带一声气呼呼的「笨蛋」。

美国假装吃痛地「嗷」了声,英国继续翻白眼,不再理会他,而是拿起桌上那份图文并茂的打印文件一脸认真地研究起来。

美国扫了眼那份文件:「食谱啊……晚餐打算做炖锅?」

「至少不那么容易失败……」英国的语气略心虚,他顿了顿才咬着牙补充,「这次的食谱是法国给的。万一失败了……我就在下次见面时把他的胡子一根根拔下来。」

显而易见的迁怒嘛,美国心想,凑到英国耳边说:「那在你进行晚餐实验之前先给我一个司康饼吧?」

「笨蛋……别说什么实验!」英国的言辞听着不太高兴,却很快放下食谱,伸手从烤盘里拿起个司康饼,从中间切开,用餐刀仔细地在表面和饼芯涂上黄油和花生酱,抹匀,然后反手递到美国嘴边。

年轻国家想也不想就探过头咬住。虽然司康饼的表面焦得发硬,不过抹上酱料之后就不算难以入口。他大口咀嚼着发出「咯吱」声响,几口就把第二份下午茶点消灭。

人造街道即便如何维护也难以保留与过去一致的风貌,倒是这司康饼的味道竟然能保持和几百年前无异的风味,这个也许是英国的本领之一吧。美国伸出舌头舔去手指上的饼屑和黄油渍。

英国人侧着头看他的动作,水润的绿眼睛里藏不住欣喜神色,美国于是也似笑非笑地回望着他。

视线粘合在一起时英国瞬间回过神来,他清清嗓子,用手拱了拱美国:「你让开些,我要准备晚餐了。」连声音里都弥漫着难以遁形的笑意。

「好吧。」美国自觉地退后两步。他觉得英国那副感动中有点小得意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为了配合英国的烹饪热情,美国把做炖锅会用到的马铃薯、肉类和蔬菜从购物袋里翻出来堆到料理台上,又把其他食材陆续整理进冰箱里。

他预测这些食材够用上两三天了——假如英国坚持住在这里的日子都进行烹饪的话。接着他伸手拿出一罐冰咖啡,再用脚带上冰箱门。

「我把冰箱收拾好了。」

「嗯,谢谢。」

英国全神贯注地削着马铃薯,突然像想起什么似地一仰头,然后弯下腰,小心翼翼地给装了半锅水的容器开火。

美国忍不住发出一声闷笑,他往餐桌上一靠,一副无所事事的姿态,径直看着英国人的背影出神。

他的目光扫过英国人露在薄单衣外的手臂和系着围裙细带的白皙脖颈,蓝色眼睛比往常更狡黠闪亮,像阿拉斯加荒原上奔跑的野生哈士奇犬。

英国正要抬手从橱柜里找调味料,侧身注意到美国一副预备全程围观的姿态,他的神态变得别扭,放下手臂,手指搓了几下衣角才说:「你这样盯着……我没办法好好准备晚餐。」

「为什么?」美国问。

「别问为什么!」英国的表情又羞又恼,然而穿着小熊围裙发怒的姿态实在没有丝毫震慑力。

美国无聊地比较着这神态里到底是害羞还是不自在的成分更多些,英国已经走过来直接把他往门外推。

他被动地挪动脚步:「好吧,万一厨房着火的话,英雄会及时来抢救的。」

「笨蛋……!」英国「碰」地一声关上厨房的门。

美国当然知道英国不会真的生气,他挠挠头,叹口气。趁这个时候把日本寄来的游戏通关也是不错的选择,他迈着大步踏上楼梯,朝阁楼的房间走去。

 

房间的布置显然被调整过。

原本堆着各种杂物的地板被清扫干净,游戏光碟和电影蓝光盒在大屏幕旁的木柜里摞得整整齐齐。

地板上铺着有花草纹样的地毯,玻璃茶几铺上了带蕾丝花边的素色桌布,上头立着装饰花瓶,里面插着几株挂有水珠的粉色玫瑰和蓝铃花——大致是这个名字吧——还有零星的花瓣落在桌面。

一眼就能辨认出是谁人的品味和杰作。

对于英国人热衷在这座小别墅里添置各类英式风味小物件的举动,美国当然欢迎。

这本来就是他把别墅的备用钥匙交给英国后的预料后续结果之一。他到现在还记得国际会议结束后英国接过那把钥匙时结结巴巴的模样,当然也知道事后那把备用钥匙被英国人妥帖地收到随身配备里,还特地系上了泰迪熊钥匙扣。

美国看着收拾得整齐的房间,实在无意打乱这种秩序感和英式风情。

他往窗前走去,从阁楼的房间俯视是刚浇过水的小花园,小片草地上金黄的蒲公英开得无比精彩,而外头砖墙上绿得浓郁的爬山虎都快窜进窗户了。

年轻国家大咧咧地往窗台上一坐,背靠着墙朝远方看去,映入眼帘的是理查蒙德大街旁早就写满生机的哥伦布海滨公园。

 

美国上次来的时候还是秋天,和此时全然是不同风景。

那也是他第一次带英国到这附近来。傍晚在附近的一家小餐馆用餐后,他便带着年长国家到海滨公园里散步,那是附近居民热爱的休闲去处。

那时候人行道的两边开满他压根说不出品种的粉色玫瑰,硬是把已经吹起冷风的秋季点缀出春天的色泽。

他们肩并着肩在公园里慢慢地踱步。美国心想如果开口提问的话,对园艺深有心得的英国人大概能说出那些不同色泽的花蕾分别是什么品种。

可惜英国那一天出奇地沉默,交谈时的表情被称为走神似乎也不为过,这让美国有点烦躁。

之后他们走到了海滨公园颇负盛名的拱门廊道下,缠绕满常绿植物和小彩灯的细长建筑在夜幕里透着点深沉,零星灯光映在植物叶面上煞是好看。

于是美国人停下脚步,用力拉住英国人,在夜色中往对方嘴唇上落下一个吻。

教堂钟声慢悠悠地响过一轮,晚间的凉风吹过他们比平常滚烫一些的脸颊。

英国抬头问他,为什么要吻我。声调像是极力在维持平静。

美国反问,是啊,为什么呢。说完又亲了英国人一次。

接着他说,我想在这里买栋房子,面积不太大的那种。

英国说,那是你的自由。也不知道那闷闷的声音里是不是带着酸溜溜的滋味

美国说,好,那栋房子会有两把钥匙,有一把是专门留给你的。

然后英国就不说话了。

之后他们沿着海港的步行路线往临时预约的旅馆走,美国人拉着英国人的手,步伐大概比后者快三分之一。

英国的手起初还有些僵硬,之后渐渐地放松,在之后用纤细的手指勾紧了美国青年的手掌。

然后他把似乎堆积已久的小嘲讽都铺开来,说这个城市还是老样子,建筑和街道全是海水的气味;港口的工人就算改用机器装卸货物,说话时的粗鲁腔调可跟几百年前往海里扔茶叶没多大分别;你啊,你们这些美国人怎么还是这样。

美国也不反驳,说毕竟这里是波士顿。

英国回答,对,到处都是海鸟的港口城市。我已经开始想念伦敦郊区湖面上的野鸭和天鹅了,虽然叫声都一样吵闹,至少游泳姿态更优雅。

美国人笑着看英国人抱怨,然后停下脚步又亲了他一次。这次年轻国家吻得仔细,年长国家也回应得认真。

 

风从窗外吹来,把更多潮湿空气送进阁楼。远处船坞的声响在夕阳下像被空气融化一般,机器打桩的节奏竟也不让人觉得嘈杂。

美国靠着窗台的身躯又下陷几分,他耷拉着眼皮打了个呵欠。

模糊的暖色光线下,他眼前仿佛出现了宽广原野里的碎石小路,那位身上扔残留着海洋气息的绿眼睛少年拉着蓝眼睛孩童的手,声音也温柔得像融在空气里:「我们回家吧。」

美国青年缓缓地阖上眼睛。他想我可没有午后打瞌睡这样的老年人习惯,怎么会这么困呢。

也许是他喜欢的英国人在司康饼里偷偷放了什么魔法调料,也说不定是他向来将信将疑其存在的小精灵们的恶作剧,也许是……

 

++ +

 

英国轻推开房间的门便看到这么一副景象:美国青年跨坐在窗台上,一只手垂在大腿旁俨然熟睡的样子,那厚实的身躯靠着墙壁,被沾染夜色的夕阳余辉勾勒出浓重的影子。

英国人于是放轻脚步一点点地靠近过去,美国全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他本来是想来宣布「这次的炖锅做得很成功、臭胡子虽然很罗嗦但给的食谱很实用」这个好消息,并打算以此让美国大吃一惊的。

他的脚步停在美国身前,近到能看清年轻国家眼底的细纹和淡淡阴影,而青年依旧睡得安分,卸下了平常精力旺盛五感敏锐的模样。

英国实在不忍心叫醒他。

他经常和美国在一起——和普通人类相比也许不能说是「经常」——总之眼前这样的光景终究不算常见。

蓝天会更像超大国的颜色,还有星空。就如同他国旗上时刻自傲的那色泽和图案,随时能让英国回想起美国把他引以为傲的F系列战斗机垂直降落到停机坪后,摘下头盔那神气活现的笑,笑的时候还露出整齐的牙齿,他身后就是蓝天,明亮且充满力量。

跟现在可不一样。

英国凝视着美国,蓝色和橘色交织的天空映着青年的壮实身躯和那头浓金色的头发,他脖子上的青筋有力地跳动着。

英国人心里一片柔软,许久才发出一声近乎满足的叹息。

他伸手把不知何时落在美国人头发上的树叶拂开,然后俯身在青年的眼睑附近落下蜻蜓点水似的吻,接着起身,准备离开阁楼。

 

然后一双手臂突然拽住正转身的英国人的手腕,伴随着美国人慢慢睁开的眼睛:「你没亲对位置哦。」

英国人甚至没来得及作出惊讶的表情,就被那强大的手劲捞过去,一个踉跄摔进美国青年的怀里,拖鞋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清晰的「啪嗒」声。

迎接年长国家的是属于年轻国家专有的有力又温暖的怀抱,在夏季的夜晚里也不让他觉得腻烦。

英国平复好情绪,小声地哼哼:「……吵醒你了?」

「是啊,沉睡的野兽刚好被路过的魔法师吵醒了。」

「什么烂比喻……」

「至少称赞我引用了童话名著吧?而且明明是你说‘连猛兽看到我都觉得害怕’的唉。」

「笨蛋……喂,你就不觉得这样很重吗。」英国低声抱怨,却没有挣开的意思。他小幅度地调整呼吸和动作,索性把双脚都收拢到窗台上,在美国人怀里找到个舒服的位置稳住,便不再动作也不言语。

 

「怎么会重,地心引力的作用而已。」美国人回答。

又是一阵凉风吹来,他再次闭上眼睛,双臂把英国人又搂紧些,脸贴上对方那不太安分的亚麻金色头发,深吸一口气:「这样刚刚好。」

 

- Fin -

== = =

后记:

在波士顿偷偷(……)同居的两个人。同居别墅的钥匙梗和「猛兽」比喻都是官方赠送的。

回忆很好,天然风景和人造光景也很好,全都让他们的爱情如地心引力一样自发自然。 

= = = =

关联篇目

【米英】囚徒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eb93a07

【米英|英联邦】逃犯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ed9dff5

-
【本博完整目录|索引】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d76bbdf

= = =

【友情提醒

米英同人小说《那方》的插图&预售消息已放出,5.2正式截止。详细请看↓↓: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f451fe9

预售结束后的通贩量很难保证……基本卖完就完。感谢各位友邻支持。


评论(15)
热度(374)
返回顶部
©Ken.D - 散兵游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