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D - 散兵游勇

仓库。厌烦了审查制度,2017年10月起不再更新。
推特:www.twitter.com/KenDouglus
汤不热:https://ken-douglus.tumblr.com/archive
微博:weibo.com/waitpasteldenata
-
APH中心。主:米英|北米英亲情线|国人组|露普|特区组偏爱。
米攻领|腐向CP攻受固定。帅米&漂亮英爱好者。喜:逻辑自洽向|本家衍生向|亲情温情向。
雷区:米shou,日shou。不喜西shou。
-
- 攻受固定(说两遍)。同好不如同雷。
- 别踩雷,别抬扛;自由交流,不必交际。

[Since 2016.7.22]

—— 【米英】鸡尾酒会效应

※ 国设。|大半块浸泡着独占欲的甜饼。米中心,有一些恶天候和国人组。

※ 字数8,600+ 

= = = 


英国生气了。

……也许,大概。

 

美国隔着玻璃盯着窗外的蓝天,风景在汽车平稳的前行中成片地从眼前划过。

据说伦敦周边地区已经持续了一整个星期的阴雨天气,在他们上飞机的前一天还接受了一场豪雨洗礼。但很幸运地,在航班抵达希思罗机场的时候,他们迎来了这雨国姗姗来迟的春季天气。

蓝天白云,阳光充足,空气湿润并透着几分凉意,算是英国难得会有的大晴天。确实挺幸运。

毕竟这是美国今年第一次踏足伦敦,而且是在没有公务缠身的情况下。更重要的是,他这次的旅途并不孤单,这一路上有英国和他同行——尽管此刻坐在他身旁的英伦绅士正用手撑着下巴,望着另一侧车窗外的风景出神,一言不发。

 

美国觉得英国在生气。

他回忆着在瑞士的国际会议,北大西洋周边的能源开发议题,与会的利益相关或是负责监视兼见证的国家基本达成协议,总体还算顺利。

会后美国大致计算过自己的行程,便对英国说要临时加购机票跟他一起飞伦敦,第二天再赶回华盛顿。年长国家起初表情略为复杂,但还是点了头。

——时间和机会总是宝贵的,能挤压出一天,让两人之间的共处再多些就好。

之后他们从会议现场直接前往苏黎世机场。欧洲国家之间的航班足够多,航程也短,然而就是这么一次连候机不过三个小时的飞行,英国却选择垫着他的泰迪熊颈枕并戴上眼罩一路睡了过来。

下飞机后他们提着随身行李往外走,很快便找到马里欧.霍华德安排的接送车辆,在后排各自就座——这过程下来基本没有信息和情感含量丰富的对话。

按以往他们一起搭乘飞机的经历,美国至少能想出十九种方法来逗英国,比如冷不防拿起相机拍下英国人的发呆表情,会换来对方一阵羞恼瞪眼;或者突然往对方嘴里塞一颗绿茶口味的棉花糖,看他含着甜食时眼睛里闪起的光;又或者是趁他不留意时在对方脸颊上响亮地亲一大口,看他坚持不打破机舱安静时憋红了的脸;又或者只是捞起他的手,把那手背放在自己脸旁蹭一蹭,都能换来他不自觉的柔软微笑。

至于像今天这样,把交流程度减到最少、不给予过多情绪反应的英国,美国当然并非第一次见识,但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英国人实在算不上圆滑的伪装。

那可不是该在他面前出现的模样。至少这几十年来肯定不是,也不能是。

 

所以美国猜想英国是在生气。

生气的缘由吗。

在他看来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今天在瑞士举行的那场国际会议上跟俄罗斯差点大打出手这种事,真的没什么大不了。

不过是「差点大打出手」而已。没有真正动粗、没有谁脑子发热去启动白宫和克里姆林宫里的红色按钮——也就不能算是大事。

发生冲突的理由就更不算什么了。

他出席会议时穿的那件海军蓝衬衫上的纽扣掉了,而在中场休息时他想松开领带,却不慎用力过猛又扯掉另一颗纽扣。站在他附近的英国显然不会放弃抱怨他这种冒失行为的机会:「你这家伙真是太不小心了,简直毫无绅士该有的体面!」接着自然而然地拿出随身携带的缝纫工具要帮他解决这个「不体面」。

美国当然不会拒绝这极具英国个人特色的好意。他把西装外套和衬衫脱下递给手艺值得信任的英国人,也不在意自己上身只剩件深色军背心和大兵名牌,朝几步之外的法国走去,准备扯些大选结束的话题。

他偶尔也会佩服英国,在人声鼎沸的场合里居然可以不动如山地做手工活;又想起西班牙还曾经把组装塑料花的兼职工作带上会议现场,觉得这大概是欧洲国家专有的、伴随他们那些漫长历史一同流传下来的奇特毅力。

他身旁的另一位欧洲国家也是如此。法国人脸上掩盖不住近期政治环境影响带来的疲惫神态,但那头金色卷发依旧执着地打理得飘逸,衣服的每个边角都熨烫整齐。

「时刻都要面对这些政客选举,真是太累人了呜呜呜……」法国掏出手帕抹过眼角。

「选举啊,倒让我想起第一次尝试参与选举时,我在去投票站的山路上徒手掀翻了一头棕熊呢。」

「别把哥哥家文明的活动跟你的野蛮行径相提并论!」

「嗯?只是随口说或两百多年前的一点轶事嘛。」

「喂,聊天归聊天,你非要这样露着硬邦邦的肱二头肌站在我身旁吗?是要嘲讽哥哥最近的健身和保养没跟上吗?」法国斜眼看他。

谁管你这些啊。美国青年的视线不时从专心缝纫着的英国身上扫过,随口答:「等衬衫缝好就会穿上啦。」

「简直没法跟你对话,看来只能找德国诉苦了……呜呜。」

美国耸耸肩。国际会议的中场休息是各国展示交际的地方,友好的国家便闲谈,不友好的就保持疏离。今天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不是俄罗斯突然从会场另一端往这边靠近,准确地说是朝英国走去,并笑眯眯地朝英国比划着说些什么的话。更出人意料的是英国竟在那家伙面前脸红了,他把手伸向斯拉夫人,似乎正要解下那家伙脖子上的围巾。

美国可不记得那两人之间是熟悉到能有这类肢体碰触的程度。

他注视着英国的嘴唇,根据表情和唇瓣的翕动推测,似乎在说「才不是因为你拜托才答应的哦」,嘴唇合上的时刻和他猜测的语句音节刚好重合。

法国在几年前的庆典上曾对他说:「像你这种根本不懂察言观色这种艺术的糙小子,竟然能在人群里辨认出某个人的神情和声音,根本就是不折不扣的‘鸡尾酒会效应’。 」

美国懒得琢磨这么个效应有没有实际可靠的科学根据,也说不清这种名词用来形容他和英国是否准确。

但无论多么混杂的场合,数千人的战场上,壮观的军队仪式,大型的国际会议、人声鼎沸的酒吧里……他确实总能迅速找到那个人,能看明白那表情丰富的脸上在诉说些什么,能猜测出那人在听似毒辣实则言不由衷的心思。

美国从不讲究那些察言观色之类的艺术,他自有不需要讲究的底气。他只是比谁都清楚英国身上的弱点和软肋,还有那骄傲别扭的外表下的温柔——那都是他爱的模样——但至少,他以为英国对俄罗斯是足够警惕的。

然而这世界上总有人熟练又狡猾地掌握跟英国相处的技巧,而这种人显然不只有他一个。这种想法让超大国觉得烦躁。

美国是人尽皆知的行动派,觉得烦躁的他立刻朝正要跟他搭讪的爱沙尼亚说了声「回头再说」,几个大步向前,一道手刃直接把俄罗斯和英国隔开,并把后者护到了身后。

俄罗斯一开始露出了迷惑的神情,之后又探头想看英国的反应,这种反应让美国更加烦躁了。

「让你的妹妹还是其他什么人帮你缝吧,也许土耳其和伊朗也很乐意?」他自知语气挑衅,毕竟本来就有意为之。

眼睛余光扫到斯拉夫人笑眯眯地把手探向那根常备在身旁的水管,美国人也眯着眼睛笑,并慢慢攥起拳头往腹部收拢。

一切蓄势待发——直到他捕捉到来自会场另一角的机枪上膛声,转头看见瑞士半蹲在地面上的身影,而德国和瑞典也分别冲上来阻拦他们为止——这场「不算什么大事」的摩擦才草草落幕。

后来他们各自回到座位,他把英国缝得仔细的衬衫重新穿上,大家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把会议议程走完。尽管下半场会议美国是心不在焉的。

他当然清楚现在的欧洲是什么状况,也知道现在的英国最挂心的是什么。

每个国家承受风险的能力不同,就算面临同样的政治轮盘,美国依然可以在纷纷扰扰中看着美元一路走稳,厚着脸皮开采石油和打通天然气管道,贸易制裁手起刀落,坦然地增加军事预算再跟友好国来几次联合军演。

但面临相似处境的英国就做不到如此。现在的他只比其他人更希望维持平和、稳定、没有波澜的趋势。

美国不是这种风格,俄罗斯显然也不是,他们早就习惯在公开场合恫吓对方,不动声色地扔下威胁,然后上司们暗地里做些不好明说的交易。

他能理解英国在会议上那些反应的理由,却还是觉得烦躁。

美国和英国的特殊关系无可置疑。对于英国无论什么场合里总站在他身旁的现实,他是相当享受的。那是他在使命和情感方面同时拥有的一项特权。

而俄罗斯突然对英国显露的殷勤就像在削弱他的特权,对他来说简直是入侵他的领域。

美国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国家,事事大而化之,热衷高声宣扬。比如他引以为傲的星条旗,无论战争时期或是和平时期,每增加一个新的州就在设计上多刻下一颗星星,积积攒攒,凑够如今的50颗。

有人曾开玩笑说,英国正式开启脱欧谈判,被其他欧洲老国家欺负得孤立无援,也许美国你该把星星的布局重新设计一遍,准备在国旗上加印第51颗星了。

这种笑话英国大概也有耳闻,但美国显然听得更多。他通常就是大笑,笑完之后不在意地回答,那可是英国,你们别小看他。

我比你们都了解他。美国是这样想的。也比你们更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这也是他无视白宫工作人员的抱怨电话并果断更改行程来到伦敦的原因。

 

机场距离英国青年位于伦敦郊区的庄园大屋算不上太远,天气意外地舒服,路况通顺,不到一小时的路程过得飞快。

如果英国没有「像是」在生气的话,一切都会显得更好。

到达目的地后,美国把两人的随身行李一并拿下,跟在英国人身后走进庄园的主建筑,习以为常地看着对方朝着花园和花花草草微笑,抬起手在空气里比划并轻声问候。

嗯,又是那些他看不见的独角兽和小精灵们。美国叹口气。

英国那几位眉毛同样浓密的兄长显然都不在伦敦。那三位更年长的粗眉毛青年向来如此,因为有各自的地区政府,关系淡薄的几人都更热衷留在自己的舒适地带。

英国从苏黎世到伦敦睡了一路,此时看上去精神不错。他给自己冲了杯有质量保证的红茶,喝了几口后说要上楼换衣服。

美国本来跟着他踏上楼梯,笑嘻嘻地说「让我来帮你脱掉西装好了」,结果被走在前方的英国青年说着「笨蛋」然后一把推下几级楼梯,那反应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生气。

美国觉得大概还是生气的部分多一些吧。

他于是坐回沙发,百无聊赖地看他密切关注的军事管区情报在手机屏幕上跳动。屏幕上俄罗斯的苏-27号战斗机从他派驻黑海的侦察机侧面飞过的同时,英国的脚步不急不缓地朝他靠近。

他回过头,见英国手上托着叠得整齐的衣服,默默地放在他身旁,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美国人放下手机,把衣服摊开:宽大的红色帽衫和卡其色工装裤,一看就是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落在对方家里的便服。衣物被清洗得柔软干净,还带着薄荷混合柠檬的香气,估计是英国人特地为他挑选的柔顺剂——这跟对方衣服上类似玫瑰一类的花卉香显然不同。

美国瞬间高兴起来。英国朝他使眼色,示意他把衣服换上:「我们去采购吧。」语气仍然平淡。

美国在起居室里三两下把西装脱掉,套上宽松容易行动的便服,然后在英国帮他把西装挂好的空档到对方厨房里翻出几个环保袋,之后两人带上门一起往外走。

 

在车上看风景和实际走在道路的观感差异颇大。

这附近行人不少,交通工具倒是不多。道路两旁是在曼哈顿商务区难得一见的挂着水珠的棠梨,长满青苔的石凳上有光明正大地野餐的小松鼠,草地间的蒲公英在开始变弱的阳光下花瓣半拢,颜色似乎比夜幕里的灯光还亮眼。

英国人走在美国前方大约半步的距离,浅绿色毛线衣和白衬衫领下露出一截白皙的后脖颈。他步伐不快,背脊直挺,偶尔对着相识的国民点头微笑,温和得像随时能融进淡雅的风景里。

那个姿态比在各类国际会议、或军事情报交流会上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模样要放松太多了。这也是美国喜欢的模样。

如果英国没在生气的话,这一刻的景致堪称完美。美国心里一阵腹诽,他快步上前跟英国并肩起来,握住对方一只手,年长国家撇了他一眼,抿着嘴角没说什么。


【↓↓不知为何触发敏感词的下半篇↓↓】

http://wx3.sinaimg.cn/mw690/5a7a5346gy1ffqj8z7k3pj20c859rn8n.jpg

 

= = =



关联篇目

【露普】围巾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f9d0758

- - -

【本博完整目录|索引】

http://kendouglus.lofter.com/post/1e3fe204_d76bbdf


评论(7)
热度(255)
返回顶部
©Ken.D - 散兵游勇 | Powered by LOFTER